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bte365 > 白酒行业分化加剧 低增长时代或来临

白酒行业分化加剧 低增长时代或来临

2019-11-07 21:12

摘要

【白酒行业分化加剧 低增长时代或来临】近期国际酒业博览会、秋季糖酒会相继召开,虽然贵州茅台的市值一度突破1.5万亿元,多家白酒企业的营收站上百亿元,但与会人士认为,白酒行业发展分化,头部企业强者恒强,尾部企业出现亏损甚至淘汰出局成为不争的事实。业内人士认为,此轮酒业增长可谓“冰火两重天”,白酒行业此前是强周期、高增长,未来周期性减弱,可能进入“低增长时代”。(中国证券报)

  近期国际酒业博览会、秋季糖酒会相继召开,虽然贵州茅台的市值一度突破1.5万亿元,多家白酒企业的营收站上百亿元,但与会人士认为,白酒行业发展分化,头部企业强者恒强,尾部企业出现亏损甚至淘汰出局成为不争的事实。

  业内人士认为,此轮酒业增长可谓“冰火两重天”,白酒行业此前是强周期、高增长,未来周期性减弱,可能进入“低增长时代”。

  白酒行业加速分化

  从营业规模来看,截至目前,白酒行业中贵州茅台五粮液洋河股份泸州老窖均已过百亿大关,顺鑫农业、汾酒、古井贡酒营收有望超过百亿元,剑南春、郎酒、劲牌虽然还未上市,但公司营业收入均已超百亿元。

  目前白酒市场中高端酒景气度最高,次高端白酒市场竞争激烈,中档酒的分化趋势明显。

  盛初营销咨询有限公司董事长王朝成在秋季糖酒会上表示,这一轮酒业增长和以前不太一样,是“冰火两重天”的增长,表现在利润增速很快,但营收增速缓慢。其中,较大变化是,上市公司的增速远远快于行业增速,非上市企业、中小企业的情况比较低迷。

  根据国家统计局最新数据,2019年1-8月全国酿酒行业规模以上企业完成酿酒总产量3990.24万千升,同比基本持平。其中,饮料酒产量3553.63万千升,同比增长0.23%;发酵酒精产量456.60万千升,同比下降1.77%。主要经济效益汇总的全国酿酒行业规模以上企业总计2122家,其中亏损企业352个,企业亏损面为16.59%。

  泸州老窖董事长刘淼表示,在宏观消费环境趋弱的大背景下,白酒行业受到一些影响,遇到一些困难。在白酒行业调整的过程中,企业应该利用自身优势和特点,在学习的过程中抢抓市场机遇往上走。

  在王朝成看来,白酒行业此前是强周期、高增长,未来周期性减弱,可能进入“低增长时代”。同时,宏观经济对于中国酒行业的影响极大,酒行业的每一轮周期变化都与宏观经济密切相关。

  海纳机构总经理吕威逊表示,目前从营收规模来看,利润、营收、销量向大单品、老名酒、全国品牌、优势产区的集中化趋势明显。这一趋势将使白酒行业加速分化,并将带到下一轮调整期,继续分化。

  吕威逊指出,中国酒类行业过百亿的品牌具备两个特征:一是品牌力强,二是全国化品牌,或者是正在全国化进程中的品牌。这意味着白酒要实现百亿营收,仅靠渠道为王、地域为王是不够的,一定要走全国化之路。

  酱酒市场持续升温

  白酒行业在市场进程中关于品类潮共经历三轮变化。清香型满足了产品短缺时代居民对于白酒的消费需求。随后,川酒的强势崛起,让浓香型的品类优势日益稳固。目前,茅台引领白酒市场掀起新一轮酱香热潮。在本次的两场会议中,对于酱香型和浓香型白酒的价值挖掘尤为激烈。

  中国酒业协会数据显示,2018年全国白酒产量为870万千升,浓香型白酒约为609万千升,占市场份额超过70%。中高端以上浓香型白酒总产量约为60.9万千升。陈酿、陈贮的高端酒浓香型白酒品牌相加只有6.09万千升,占整个白酒产量的0.7%。

  中国酒业协会副理事长宋书玉称,由此可见,占市场份额最大的是浓香型白酒,但高端浓香型白酒在市场上少之又少。浓香型白酒占白酒市场份额的70%,但浓香型白酒名酒仅占0.7%。

  同时,以贵州茅台为代表的酱香型白酒增长迅速。中泰证券数据显示,除茅台一骑绝尘之外,2018年郎酒、习酒、国台等酱香品牌均取得近翻倍增长。凭借全行业占比4%的产能,酱酒行业占据了全行业20%的销售收入,利润更是达到全行业的35%。

  中泰证券首席分析师范劲松指出,酱酒的全国化、高端化正当时,次高端腰部开始承接市场红利。在市场全国化的过程中,高品质助力酱香酒打破地域限制走向全国。除酱酒的大本营市场贵州省之外,北上广、江浙、山东、河南等地的酱酒市场已具备一定规模,且在经济愈发达的地区,酱酒消费氛围愈浓厚。高端化方面,高端消费占据主流,茅台功不可没。最先接触酱香、接受酱香的客户主要为茅台培育的高端消费人群,进而带动了其他香型的高端消费者向酱香白酒转移。

  数字化营销渐成热点

  在这两场白酒行业的聚会上,数字化营销成为讨论的热点,数字化转型对于白酒企业影响深远。

  王朝成认为,“互联网数字化不会改变产品,对酒行业来说,最大的变化是实现连接,数字化仅仅是让你掌握用户在哪里,我们最应该做的事,是利用数字信息做好媒体平台和交易平台,帮助企业实现高效管理,降低成本,而不是试图抛掉平台。”